第最简单的例子,民主的组织为什么没有战斗力;第北美匪帮的终极技巧

简介: 第一、最简单的例子,民主的组织为什么没有战斗力;第二、北美匪帮的终极技巧,偷换概念将方法当成目标;第三、民主的第一个概念,人民群众参与治理国家,但是个技术活,人

「黑命贵」是美国人的正确,美国人可以心里看不起黑蜀黍,可以「内隐性歧视」,甚至可以把黑蜀黍乱枪打死,但是「种族歧视」的事情可以做,「种族歧视」的话是一定不敢说。

就算天不怕地不怕,成天满口胡言乱语的懂王,可以说严惩暴徒,但一定不敢直接指明是严打黑蜀黍。

在美国的电视和电影里面,黑蜀黍一定是伟光正的正面人物,没有编剧敢把黑蜀黍写成反派,否则就被指责为种族歧视。

但出了电影,黑蜀黍就要当孙子,碰到,手千万不可以放在裤兜里,否则会认为他是在掏枪,黑蜀黍直接扑街....和「黑命贵」一样,「民主」更是正确,不管到底是是不是真民主,无论是虚伪的北美匪帮还是君主制的沙特,都会说自己是「民主国家」。

民主,和自由、平等这些美好的词汇一样光明,只要标榜民主,就是伟光正。

甚至质疑都不敢,民主,能不好吗?但是我今天想勇敢的问:民主究竟是不是个好东西?

第一、最简单的例子,民主的组织为什么没有战斗力;第二、北美匪帮的终极技巧,偷换概念将方法当成目标;第三、民主的第一个概念,人民群众参与治理国家,但是个技术活,人民是否有能力治理国家;第四、民主的第二层含义,少数服从多数,但是往往情绪裹挟下的民众,会化身恶魔;第五、民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为什么买不起房的香港人民都不同意八万五计划;第六、当个体的人融入无组织的群体,所有的优点都将消失,最后变成乌合之众;第七、北美匪帮如何操控民主来祸乱世界,TT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第八、民主发源地的雅典,为何在伯罗奔尼撒战役中惨败,给了我们什么启示;我想先扯开点,谈国家有些复杂,我先谈我们熟悉的组织与公司,在商业领域,资本可不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他们从来认为民主的组织没有战斗力。

如果你曾经创业找过投资,会知道投资人有很多严苛的要求,商业模式、盈利能力、团队履历等背景会厚厚的一本,但所有的背景会基于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股权结构。

所谓股权结构,就是看这个公司的股权是集中的还是分散的,简单一点说,公司是一个人说了算还是一群人说了算。

股权越集中的项目,资本越认为有潜力,注意这里是股权结构,不是股份,你可以只占公司少数的股份,你的公司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但是你必须用规则保障少数人对公司100%的绝对控制。

因为投资人认为,这样的公司才能成事。

如果是个股权分散的公司,所谓这个公司大家同心同德,责任压力一起扛,对不起,再好的项目,风投看都不会看。

「不能民主,必须集中」,是资本选择项目的先决条件。

因为历史的规律,「民主的组织没有战斗力,也没有机会会成功」。

我们小时候看过动画片三个和尚没水喝;我们高中课学过,任何组织最怕责权不清晰;组织说话管用的人多了,相当于所有人都不管用,没人承担责任。

公司要制定核心价格策略,总经理是和销售部的专业人员一起制定,还是把公司搞人力资源和搞行政的拉过来一起投票?

或者再民主一点,把食堂的大师傅拉过来发表意见?公司要任命战略总监或者总经理,是民主流程投票选择选择大家都喜欢的好人,还是选择有成功案例,履历匹配的职业经理人?

犹如阿里不是马云说了算,是整个阿里说了算,阿里还能成吗;这样的公司早被淘汰没影子了。

正确的话谁都会说,但是但凡牵涉到真金白银的利益,资本会用钱投票,正确就会被扫地出门。

犹如当年欧洲高呼欢迎移民,善待难民,认为不关自己的事,正好可以扮演一次圣母。

你数学考试考了全班第一,正在洋洋得意,突然旁边的鹰酱大吼一声:你这道几何题目怎么没画辅助线!

你瞥了瞥鹰酱的试卷,他考了38分,你考了100分,但是他觉得你不好,因为你没画辅助线。

你用了更好的方法解开了那道数学题,你只用了4个步骤就算出了正确。

鹰酱用了辅助线,算了16步,算得复杂无比,最后还是错的。

是一种工具,是治理国家的手段之一,有民主,也有集中,还有共和等等手段....那什么对家更重要呢,是分数还是方法?

你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销售人员:特别厉害,特别有本事,能说会道,人脉丰富,除了卖不动货,啥毛病都挑不出来。

你要是老板,这样的销售你要不。

匪帮几十年来一直在做错误的引导,要民主不要民生。

你到一个公司打工,你追求的是什么,是月薪多赚1000块钱,还是这个公司有个制度,每周有个全员决策会议;你是选择到一个福利好的公司上班,还是愿意到一个你有投票权的公司上班?

所谓的美式民主,从一开始就是偷换概念,把方法当成了最终最求目标。

当然,这里有一个前提,真的考民主,我们得80分,美国得30分;真的考,我们得90分,美国得30分;美国还会说:虽然我死了20万人,但是我是民主的好国家啊。

每年,至少有45%的美国民众,根本不参加大选,根本不投票,这个狗屁权利根本没卵用,我不要。

到了这里,所有人说:美国不是真民主。

但是从来没人敢说民主好不好,但是我要说:纯粹的民主和纯粹的一样,没啥区别,都是一个恶魔。

民主有两种含义,我们简单一点来说;其一,人民群众享有参与国家事务管理的能力;其二、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先谈第一个;人民管理国家;其实所有的家都知道民主是个坏东西,但这句话家永远都不会说。

随便举个栗子:我从2月份写到现在,大约写了300篇左右的原创,有不少关于时政的文章,很多人看了留言说:你不进智库,是国家的损失。

管理有3个层阶如果说管理自己的难度是5;那么管理企业的难度是500;管理国家的难度就是50万;我的履历,如果是打工,有公司原则作为蓝本的前提下,作为职业经理人,管理团队的极致是80人左右;作为独立管理者和老板,需要我自己建立规则,我的管理极限是....0,从来没有成功案例....我和提出正确国家政策建议的差距,是包子铺小二和中科院院士的差距,是小学生和博士后的差别;5个人的团队,我的极限是6个月带崩;超过10个人的团队,我的极限是10个月带崩;这是我的真实履历;管理国家,是管理超过14亿人.....不要说我,中国做自媒体的人,没有一个能有能力对国家治理提出真正有价值的建议,否则国家振兴需要自媒体来建议而不是人民代表大会,这个国家还能好得了好不了。

所以我在很早前的坏土豆说中谈到:我的作品,给你思维的启迪,丰富你的知识,仅此而已。

我做时评,最多提下思路,做下科普,从来不敢做预测;当然,我能明确的是所谓民主的国家都是虾扯蛋的儿戏,所以我二月份做了预测,美国将在疫情之下裸奔,不顾人民生死。

家,需要极度的冷静和对人性的把握,和对超级复杂环境的综合分析与判断,更需要魄力与智慧;他需要在10万个以上的条件中去伪存真,我的判断极限是10个....2015年6月,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条网帖刷屏:「建议国家改变贩卖儿童的法律条款拐卖儿童判!

无数人的热情与情绪被点燃,要求正义。

成本又低效果又好,你总不能说人贩子给制定法律的人回扣了吧。

我记得早年间有的国家就这样干过,法律一旦制定,原来小朋友被人贩子拐卖了,大约有60%的几率能找回来,现在可好,找回来的几率25%都没有了。

或者类似的「性侵未成年人一律」,也曾被认为正确。

这还不是国家性的大事,只是法律常识,但是99%的人做了错误的选择;或许,我说的结论也并非对,这个复杂的问题需要法律专家来解读,但是2015年的,收益最大的是制作这个页面的珍爱网,他们是为了主持正义吗?

我只知道事后珍爱网发表声明,表示对参与此事的员工进行了严肃处理。

多数人都是靠情绪来管理自己,更别说管理组织和国家;家,是个技术活,是专业活;别说没有经验,连王安石,王莽这样的职业家,做了看似利国利民的政策,一样阴沟里翻了船。

你得了胃炎,是听医生的意见,还是找10个朋友来投票,哥几个,我得病了,大家发表下意见咋办。

最简单的,我们举例,什么时候收复台湾?

一定瞬间超过99%的投票,现在就打,一天都不要等;为什么能这么快做决定,因为决策有失误你不需要负责啊。

因为关乎自己的切身利益,小孩都会进行分析与决策;而不需要自己承担后果时,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无所谓咯。

是最好的时机吗?国际社会上有谁会支持,谁会反对?

但如果这个事情关乎你的身家性命,你是想自己考虑呢,还是交给国家去考虑?

而不需要承担责任的时候,人们只会通过情绪来做决策;2016年,英国全民,表示脱离欧盟。

多数人说没有搞懂欧盟究竟是干嘛的,也没有搞清楚脱离欧盟会有什么影响。

民主,终于将变成了儿戏.....民主的第二层含义:少数服从多数。

这里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民意是不是永远是对的?

从西方国家抗疫的失败其实我们就充分的认识到,民意在多数情况下是容易被情绪裹挟的,容易被的。

我们来出一个题目,全国14亿人民平分马云的家产,大家投票决定好不好,每个人可以分到260块钱,同意不同意?

你不用考虑,最后至少90%的人会同意,马化腾躲在墙角瑟瑟发抖...这符合多数人的决定吧?

对不对?分完了阿里,接着可以分腾讯、分两桶油.....少数服从多数,有时候不仅不正确,甚至是成为裹挟民意的恶魔;犹太人的两次被屠灭,都和少数服从多数脱不开干系。

第二次我们都知道,德国人民将希特勒送上元首之位,600万犹太人被,而犹太人的财富使得纳粹德国一直在二战期间享受了高福利。

第一次是在黑死病期间,七百年前黑死病席卷欧洲,以当时人类对科学与病毒的理解,是不可能有正确的解释的,于是各种各样的谣言和论断纷纷出炉。

最终,怀疑的矛头对准了欧洲社会的异类—犹太人。

有位犹太人的药剂师招供:是犹太人组织在水中投毒,才导致了这场大瘟疫!

犹太人的噩运自此开始,整个犹太民族都成了这场瘟疫的替罪羊。

因为他受到了不能忍受的严刑逼供,所以很快招供:是他用蜘蛛、青蛙等配制成毒药,再分发给其他犹太人投毒。

很快,城里的犹太人被赶尽杀绝。

德国、法国也都开始审讯犹太人,并且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供词,然后将城里的犹太人全部抓起来,剥光衣服,集中赶进一处房屋烧死。

在这场种族灭绝的风暴之中,最无耻的就是出于对金钱的贪欲而把犹太人送到暴民手里的。

犹太人善于经商,积累了大量财富,消灭犹太人,成功的将他们的财富进行了转移与接收,他们何乐而不为。

而对于民众而言,处死罪恶元凶,以正义与神的名义!

每个行动的人,都感受仿佛沐浴在荣耀中。

民众的疯狂和愚昧,权利的贪婪和无耻,二者结合在一起,足以创造出一个比地狱更加可怕、黑暗的世界。

在处死犹太人的高潮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站在真理的一边了,否则,就会成为犹太人的帮凶。

这个时候,是否是犹太人干的,黑死病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家里的男人死了,女人被指责为扫把星;古时候村子里面发生瘟疫,要找人来祭神;民众,需要的是情绪的发泄,而不是探究。

美国经济为什么搞不好,经济学家做了3天的报告,没人听得懂。

懂王只说了三句话,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全美国人民都记住了。

这些,无数次的上演。

在群情之中,人们自诩正义的化身,而真理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这个事情就如同在二月份的时候,流传一个说法:已经发表了400多篇国际论文、中国科学院院士、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为了让自己多一篇论文在柳叶刀发表,故意隐瞒疫情,让病毒在中国扩散,好验证自己的论文的正确性.....现在我们想这个事情是不是觉得很荒谬,是不是很可笑,三岁的小朋友都不会干这个事情,但是在2月份,疫情汹涌,群情澎湃,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事实。

头条推送了我此文到1万人,按照头条的算法,正常的阅读量应该是20%,就是2000人,结果此文被22万人转发阅读,当然,转发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骂我。

而1700多个骂我的评论中,没有一个人能够辩驳我提出的3个事实,只有一个论调:你怎么敢帮高福说话!

我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到了历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敢对抗民意。

人,是情绪的动物,多数时候,人类需要的不是为了探究,而是为了发泄情绪。

看到我举的这么多例子,你还敢说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是正确吗?一旦情绪裹挟民意,民主将成为凶恶的恶魔。

如果你想感受,就如同现在的美国国会,特朗普点燃了民粹,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陈述中国的真想,只会比谁的嗓门更高,口号更响。

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感受过情绪所裹挟的民粹,我曾经举过这样的例子譬如,坏土豆的公司销售额取得重大突破,达到10亿元,整个公司开心的开战略研讨会,会议中,开始讨论2018年的销售目标。

你是公司的销售总监好葡萄,全面负责公司销售。

你已经定好了计划,目标是12亿元,增长20%。

结果你还没说话,公司财务副总烂番茄已经站起来了:公司形势一片大好,上下同心,公司在坏土豆的带领下锐意进取,积极创新,我们相信,公司明年的销售任务能增长200%,到20亿元,大家有没有信心?

明年大家的年终奖全部翻番,大家有没有信心?

整个公司都洋溢在兴奋之中,接着,行政副总烂苹果做了20分钟激情四射的,他说明年将制定更加有保障的人力资源计划,让大家的收益和工资更有保障,让大家甩开膀子干事业,他认为明年的销售额可以到30亿元;接着,研发总监破山竹说公司的产品完全碾压竞争对手,市场总监贱西瓜说公司的广告最有创意,公司掌声欢呼声山呼海啸,大家的热情全部被点燃了。

坏土豆眉开眼笑,对你说:我说好葡萄啊,刚西瓜说明年的销售目标是50亿,我觉得高了点,我们就定个45亿目标吧,你看怎么样,没问题吧。

你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日了狗的心情都有了,刚想站起来说不是大家想的这样,产品只是破山竹自己觉得好,广告只是贱西瓜自己觉得有创意,人家消费者根本不认,今年10亿销售额的完成已经是自己动用了所有的资源竭尽全力了,明年还有20家竞争对手强势杀入市场,你还没开口....你的副职,销售副总监臭椰子大吼一声:坏土豆,不用给俺们降任务,50亿就50亿,俺们有信心完成任务,而且俺们还有信心超过50亿,挑战60亿。

公司的氛围更好了,大家边高呼口号边鼓掌:60亿、啪啪啪、60亿、啪啪啪、60亿、啪啪啪.......大家已经全部都忘记了,你才是专业人士,你是市场分析专家,你才真的懂营销,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坏土豆逼你接受任务呢。

60亿、啪啪啪、60亿、啪啪啪、60亿、啪啪啪.......你有两个选择,接受任务,然后混一年日子后滚蛋,然后臭椰子接你的班,当然,那些什么西瓜橘子等推波助澜,不懂装懂的人什么处罚也得不到。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现在滚蛋,马上就失业.....民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英国脱欧,可不是为了民主,是因为英守党的支持度一蹶不振,卡梅伦的脱欧言论或有助于其重新获得部分流向支持脱欧的独立党的选票。

卡梅伦亦希望以此作筹码与欧盟谈判,获得对英国更为有利的成员国条件,意图在欧盟内分得更大一杯羹。

任何一个成熟的,够不会选择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否则,将是家甩锅的最好方案。

如同鲍里斯如果在疫情来的时候,如果让全民,是全民免疫还是全国戒严,可以将自己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出了事情,可以两手一摊:这是人民的决定了,关我屁事?

国家请了家来做决策,家凡事要求民主,这样的家合格吗?你请了个大厨,这个大厨每天跑过来。

......90年代,香港回归大局已定,英国马上改变方向,一改原来的,将民主这团烂泥甩给了香港,尺度之大,远远超过了英国的本土。

果不其然,采用了英国给予的民主制度,从此香港干啥啥不成。

这里,有个有趣的问题,给香港人民盖房子,为啥香港人民不答应。

举个栗子,譬如香港的房价是40万一个平米,是不是我们全民表决房价就下来了呢?

首先,假如已经有20%的人有房了,他们死活都不会同意。

其次,至少50%的人即使给到20万一个平米,他们还是买不起房,可是他们买不起房,他们的同事还有其它人就都能买得起了,心中的羡慕嫉妒恨,那就一个酸爽.......香港每年成交房子的数量为7万套,降到这个价格,我就算成交的是21万套,满足100万人的住房需求,香港总人口是700万,你觉得剩下的600万人凭什么让这100万人轻松住上房子?

再加上地产商们有组织有预谋的一,一忽悠......所以,我们这里不讨论房价,只是说:民主,解决不了你的问题。

作为个体的人,有很多优点,勇敢、善良、无私、勤奋、智慧......作为个体的人,也有很多弱点,懦弱、邪恶、自私、懒惰、愚蠢......而作为个体所集合的群体,将抹杀所有的人共有的优点,最终劣币驱逐良币,成为弱点的集大成者,成为乌合之众;作为优秀个体的人,一旦融入群体,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的特性所淹没,他的思想立刻就会被群体的思想所取代。

而当一个群体存在时,他就有着情绪化、随声附和、低智商等特性;这个时候,「盲目」、「冲动」、「狂热」、「轻信」将作为群体的共同特性;个体的目标和国家的目标是不同的;国家的目标是长期的,是有所牺牲的;个体的目标是短期的,是自私自利的;国家需要统一而坚定的目标,而群体的目标和利益是分散的;所以,当整个南美推进民主后,以委内瑞拉、阿根廷为代表,所有的民众选择了高福利,将国家发展的所有资源用来发福利,国家不发展了,产业不升级了,为了一个月多几百或者1000元的补贴;就和一个低配版的民主公司一样,每个月的所有盈利都用来发奖金,再也不会拿一分钱用来做技术研发或再投入;就像建国初期,很多人认为「剥削工人」,那就不剥削了,不扩大产能了,不产业升级了,也不发展轻重工业了,工人一个月创造100块财富,全部分下去,那大家一定很高兴,双手赞同。

那结果就是工人每个月永远拿100块,国家永远原地踏步.....而南美的民众难道不知道高福利这样干是错的吗?

无论是还是民众,冷静下来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个体无法对抗情绪化的民众;在民主的错误道路上徘徊了几十年。

作为每任来说,都用一切方法讨好民众,上届发1000元的福利,我就敢发2000元,他把国家的发展基金分了,我更狠,我直接把国有企业全部卖了发福利;而对于民众来说,一旦陷入群体的狂欢,对短期利益的渴求剩余一切,上届承诺我们每个月发1000的补助,你为什么才承诺给我们800块,你说剩下的200块用来发展技术,修铁路,你哄谁呢?

人类的群体特征,逃不开三个要素;第一,冲动与多变。

当面临问题时,群体通常不会做预先的策划安排,危机出现时往往会情绪压倒理性、盲目冲动代替思考;就如20年前的,国内民众疯狂的砸中国人买的日本车,而在施暴的过程中,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为了国家。

但诡异的事,被砸的车有丰田,有日产,但是英菲尼迪、雷克萨斯这样的稍微高端点的日本车缺安然无恙,当民众被狂欢所裹挟,真正的肇事者却巧妙的避过了高端日系车。

但是被的民众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自己为国家做了大事。

第二,易受暗示和轻信,更会被轻易的。

群体成员彼此间通过暗示、情感传染等加快了无意识个性的显现,人们立即将接受暗示的思想外化为成自身行为趋向。

只要利益集团愿意投入精力与资源,所有的民众将成为利益集团的粉丝。

资本,为了300%的利润,可以制作绞死自己的绳索;民众,不需要利益,就可以绞杀自己;董建华,香港富商之子,却真正将利益的考量点放在了普通民众身上,无论是推进通识教育,还是硅港、八万五计划,董建华作为香港最有眼光、最有想法的特首,最终一事无成。

但是所有的香港人都不买账,认为董建华别有用心,认为张汝京是为了炒地皮,炒楼,要求张汝京滚出香港,香港人的事情,只能是香港人自己办。

最后,张汝京百般无奈,在南京设厂,这,就是今天的中芯国际;而香港的数码港呢,最后由李家代表香港人的利益来办,3亿投资变成了1000亿元,数码港连科技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在民主的政体下,在资本的下,的任何善意都将被曲解。

2018年2月,20岁的香港女子潘晓颖在台湾被男友陈同佳所杀,后,陈同佳逃回香港,此事,证据确凿。

结果,根据香港的逃犯条例,香港对台湾没有管辖权,只能判处程同佳29个月的刑期。

在潘晓颖父母的呼吁下,香港准备修改逃犯条例,制定了46项移交罪行。

但是,任何事情一旦涉及了民主,在资本的下,啥都办不成,香港工商界和法律界挑头出来反对,民众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并成为了2019年香港的根源。

因为香港民众认为这是大陆要香港市民,就这么荒谬的事情,被很多香港民众信以为真......是不是很滑稽,不要认为是香港人比我们蠢,是因为英国人恩赐了他们民主,让他们成为了乌合之众。

香港人觉醒了没有不重要,关键是民主还在不在,民主还在一天,香港永远是乌合之众。

民主的香港人,宁可要住在笼屋里面,也不要进行房价改革。

2018年,八万五计划失败后,香港做了新的政策,存量的土地上盘绕了太多的利益纠葛,于是把目光投向了增量。

人工填海造岛,成为跨越阶层利益,打破僵局的最好办法。

「如果香港能出现一大片全新的土地,我们会多很多空间,这些基层市民改善生活,就不用等那么久。

新的空间可以用来创业,让更多的年轻人找到就业的机会,一切社会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香港没有学过党史,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党没有参与前,所有为了工人阶级谋福利的从来没有成功过。

有组织的资本家对抗乌合之众,比暴打小朋友还简单。

第三,情绪的不断夸大和蔓延。

虽然群体中的个体表达出来的感情各有不同,但普遍极为简单而妄诞。

在巴黎恐怖之后,民众普遍将整个木群体置于口诛笔伐的境地,而忽视了欧洲的木与基督教徒相安无事的生活了很多年,而大多数民众处于群体感情的狂暴中,对自己的言行并未有足够的责任感,更加激化了群体情绪的夸张与单纯。

在民族集中的高加索、巴尔干、历史上的印巴地区,群体的情绪肆虐,任何一件小事,哪怕是小朋友打闹,哪怕两个小朋友是不同的两个民族,都马上会被民意上升为严重的民族而不断放大。

为什么北美匪帮钟爱民主,这一点,懂王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资本可以轻易的掌控媒体,左右教育,控制人们的认知,民意。

2016年,懂王与希拉里进行竞选,这个时候美国媒体业从没有过这样高度的垄断,6家媒体巨头现在控制了美国90%的报纸、电视和电台。

而6家媒体巨头全部给希拉里了现金,开始疯狂的污蔑与攻击懂王。

但是希拉里没有想到的是,懂王却抓住了空隙,利用互联网的空隙杀出,利用自己网红的身份和辩论会绝地求生,一举击败了她。

是北美匪帮控制欧洲,遥控日本的重要工具。

有了媒体,再加上民意的,遍布全球的匪帮NGO,美国无往不利,颜色革命席卷全球。

北美匪帮钟爱民主;因为民主来源于民意;而民意被媒体所控制;而媒体和文化是美国的专长,他们洗脑洗遍全球;民主,最终代表的不是民意,是北美匪帮的资本利益。

所以,当TT在匪帮的用户越来越多的时候,懂王果断开始收拾TT。

曾被媒体的懂王比任何人都清楚,TT如果发展壮大,能产生多大的破坏力。

张少帅爱不爱国,是不是纯粹的商人,懂王一点也不关心,但是懂王知道,如果TT在北美有2亿用户,张少帅就有干掉懂王的潜力;这是怀璧之罪,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这个破坏力一点也不亚于华为;就像脸书能抹掉苏联的功绩,甚至有一天能告诉人们,二战是苏联和德国发起,而美国拯救了世界。

如果万一有一天TT告诉世界北美匪帮的,对懂王来说,后果不堪设想!

民主的从来是短视的,看重短期利益的,从来没有长期的战略和意志力;在民意的裹挟下,所有的恶行都将变得伟大,阿根廷和希腊推进高福利,债台高筑,最后想赖账,人民欢呼雀跃,高喊痛快,凭什么还钱,给我们发福利不香吗?

被民主所通知的世界,是的,是短期的,就如同意大利一样,全国几十个轮流执政,屁都干不成。

戴高乐可以坚定的反美,但是马克龙注定了更多时候必须要看美国的脸色。

1776年,北美匪帮建帮,那个时候,民主尚没有成为正确,整个美国的宪法中,根本找不到民主二字。

那个时候,哲学家警惕民主,家鄙视民主,因为历史已经告诉了他们,民主,代表了低效与无能;民主,发源于雅典,2000多年的雅典人,将民主作为正确的最高追求,他们发明了陶片放逐法,每年数万人投票,当一个人的名字在陶片上出现6000字,就将被放逐,赶出雅典。

而每年被放逐的,都是德高望重的家,从来不是杀人放火的凶恶之徒。

为什么?很简单,但凡有想法的家,必然是推进自己的政策,只要想做事,一定得罪人。

所以,约积极的家,越在雅典活不长;但江洋大盗永远不会被放逐,因为就算是杀人犯,他们才杀了几个人,会损害几个人的利益。

在民主的正确下,雅典很快成为了乌合之众。

公元前431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民主的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寡头的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几乎涉及了当时整个希腊世界。

然后,雅典几万人一起开会讨论谁做主帅,战争怎么打,那种酸爽,可以想象....最后的结果,当然是雅典被斯巴达按在地上摩擦。

但,几千年的历史已经证明,民主从来没有带来任何一个国家的繁荣富强,更没有带来一个组织的高效运作,任何一个好的机制、发明,从来不是几万人一起讨论出来的。

为什么不敢勇敢的说:所谓民主的正确,根本就是虾扯蛋。

诚实的面对自己,我们多数人往往难分对错。

其实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甚至不敢相信科学,我们取证的往往是谁能更让我们相信,谁说的话我们更爱听,或者我们更信任哪一个人。

民主,是工具的一种,无关褒贬,无关对错。

北斗对印度的威慑力,渐渐显现出来了!


以上是文章"

第最简单的例子,民主的组织为什么没有战斗力;第北美匪帮的终极技巧

"的内容,欢迎阅读孔德信息网的其它文章